您的位置 首页 盛趣传奇

王游宇之权力游戏下周推出 中国高尔夫纸牌屋第三集

  元天与韩国球员冲突瞬间

  [编者按]本文始发于2014年7月2日。作者王游宇将于下周在新浪体育独家推出“中国高尔夫权力游戏”系列文章,聚焦中国高尔夫巡回赛台前幕后的深度故事。“中国高尔夫纸牌屋”系列文章作为回顾,带你了解中国巡回赛的前世今生。本文为纸牌屋系列三篇文章的第三篇。

  2014年上半年最后两天,中国高尔夫被一记耳光打醒!

  6月29日,在北京举行的中锦赛球场上,中国选手元天在和韩国选手Martin Kim的夺冠加洞赛上发生争执,元天甩手打了对方一巴掌。

  6月30日,元天公开道歉。据说,有关方面正在酝酿对元天的处罚,但元天的命运不是我今天所说的重点,我只想说,这一巴掌的意义。

  人们猛然发现:这些年千帆竞发之下的中国高尔夫,其实一直处在草莽乱世中。特别是这一两年,无论是中锦赛和美巡中国之争宠,张小宁和王立伟的小球中心内部的卡位,我的纸牌屋前两集写不尽的中国高尔夫各种怪现象,慢慢地沦落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落后疯狂,而这一切,被这一巴掌震聋发聩:

  当年老虎伍兹在性丑闻高峰时无奈地说过一句:当你以为人生已经到了低无可低时,第二天发现还在往下走。中国高尔夫这些天也到了类似的田地。

  有人说,这是中国高尔夫三十年来最响亮的耳光,打在韩国人脸上,也重重地打在中国高尔夫的面颊上。中国高尔夫各界的暴躁和压抑已充份爆发。多年未散的高尔夫“义和团情结”在“发扬光大”。

  我们的纸牌屋第三季也由此开场。

  3月28日纸牌屋第二季出台那天,我曾难过了很久,内心有一种何苦来哉。不想再续纸牌屋,因为写下去难免伤害朋友。说到底,在高尔夫这个不大不小的纸牌游戏中,媒体也是一个玩家,拔出萝卜带出泥。纸牌屋上回说到东铭公司总裁苏宝成去了马来西亚。消息来源是一个深圳朋友。文章出来后,他内心受到很大冲击,他担心由于他的爆料,中国高尔夫局面变得混沌,对中国职业赛事的前景不利。“我们认识了十年,我只是把你当朋友,没想到你记者的身份……”

  我想对他说,中国高尔夫不会因为媒体而变得更坏,老苏赴亚巡赛的事,其实有很多渠道都在传递,老苏去吉隆坡,只说明这江湖发展出人意表,但那“十年朋友”的话堵住了我。我一时无语。

  倒是当事人苏宝成对媒体的定位看得挺开,三月底他从吉隆坡回京后,说起纸牌屋,他只是笑笑,“似乎有点剧透”。

  中国高尔夫会因为媒体而变好吗,我不敢说,我只能说变得更戏剧化。但元天这耳光提醒了我。光是戏剧化和剧透是不够的,媒体首先要把故事说完整。

  那么,如今的中国高尔夫是怎样的一个故事?

  让我们从今年四月下旬的深圳正中球场说起,那是第20届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现场。

  那次在正赛开战前安排了一个媒体沙龙,原定由我主持,参与者包括新华社的杨明,《中国日报》的杨心伟,《高尔夫》杂志的王志刚,《高尔夫大师》的艾柯等这些年来跟着中国高尔夫混的媒体人,但后来被取消了。我当时还挺失落,觉得少了一层热闹。但很快发现, 各种山寨版的媒体沙龙和对话更精彩。

  最有亮点的有两个,一是中高协官员对特定几位媒体的“关照”:

  媒体大军还没到位,打前站的高协官员就到组委会问,《南方都市报》的顾晨白和《新闻晨报》的陈江会来吗,当得到肯定答案时,这官员半开玩笑地说,“看来领导不能住套房了。”

  这两位记者最近监督高协领导的力度比较凶。

  主办球会给中高协领导安排的是球会酒店八楼的套房,入住时,中高协主要领导要求入住七楼的普通房。是自律,还是媒体的监督之功?不知道!但事情变得有趣了。

  在中国公开赛酒会上,我看到了久未露面的小球中心主任张小宁,都说在这一阵的媒体关注下,张小宁深居简出了,他由于去年底在狮子湖中国女子公开赛决赛日的“打球”见报而被总局公开批评了。不管怎样,从去年底后,高协官员无论是工作球还是秋风球都少了许多。

  那天中国一哥张连伟在台上说了几句感恩张小宁的话,张小宁也抚掌回应,我突然看到张小宁未染的双鬓已白,不禁心有所感。我认识他有九年了,最早是在深圳观澜湖朝王杯的场子,他和观澜湖老董事长朱树豪一起和媒体见面,介绍之下他还说了句“你写的苦行僧张连伟让我流泪了”。我当时挺受用。

  那篇文章是我入高尔夫专业媒体的开篇之作,如今张连伟年近五十,张小宁也不似当年那般意气风发了。

  这次在正中现场的人几乎都有一个同感,小球中心二把手王立伟的风头和忙乎劲要远远超过张小宁,王立伟和中奥体育总裁孙立平一直在高调宣传美巡中国系列赛,逢人便聊前一周的海口观澜湖首战之顺利。相比之下,张小宁沉默了许多。

  美巡中国创世纪战并没有去年在佘山宣布时那般激动,我也去海口逛了一下,发现一切都是走过场,媒体报道的规模和热情都不如国内大赛,我去海口观澜这么多次数,那次是我见到的观澜湖办的最冷清的比赛。比赛日中午,我去场地第18洞发球台旁的转播中心找人,从会所出发走了半小时,沿途没发现一个观众。

  九年前,欧米茄中巡赛在廊坊艾立枫社创世纪之战时,我也在场,那还是九年前的中巡,现在是轰轰烈烈的美巡,媒体,场地和选手都已不可同日而语,但那次场面比这次要好很多,最近有人怀念欧米加中巡赛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  对于孙立平或王立伟来说,关注点可能不在观众或记者,更不会介意和九年前的中巡赛比较,而在于哪个领导出席在观澜湖,那次是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去给冠军韩国小将王情训颁的奖,在官方认可的高度上,美巡中国似乎赢了。孙立平摆脱了苏宝成,这就够了。正中球会的中国公开赛正好接着观澜湖之战,五年前中锦赛破天荒第一战就在这正中球会,是张连伟逆转胜拿的冠军。时与景是那么的合适。所以,王立伟,孙立平人在正中球会的声音响一些,也正常。

  第二个亮点是:就在张连伟和张小宁上下致意时,王志刚和孙立平也正好坐在场下相邻的沙发上,王志刚说起当夜要赶至狮子湖,孙立平马上问“去狮子湖有何事?”。

  王志刚也反应快,“我们又没有甚么协会资源,只能搞一些小比赛,不像你。”孙立平一时尴尬,我在旁忍俊不禁。

  王志刚去办的是中韩俱乐部对抗赛,自然不是小比赛,但孙立平和媒体的关系,向来踩不到点子上,这是一例。

  协会资源,总局关系,一向是孙立平的优势,相信也是他能拿下美巡中国主办权的主要武器,也是江湖人诟病孙立平的主要话柄。

  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!

  怀璧,怀的是美巡中国系列赛;匹夫就是孙立平。

  孙立平在纸牌屋前两集中仅是配角,但随着美巡中国系列赛的浮出水面,他走出前台也是自然。

  “孙”的声音在一点点响起来,“苏”在一点点黯下去。

  本来我以为, 4月17日美巡中国开局之战是各种摊牌的风云际会。只是中锦赛没有任何声音发出,这天居然没有成局,美巡中国赛无惊无险地开了局。老苏没有任何动静,纷扰了一个半月的球员抵制风波也无疾而终。

  原因呢?

  先说老苏和亚巡赛。双方三月底见面没有成正果,悄悄在传的双方四月初北京新闻发布会也只是一个传言。真相是亚巡赛主席奇拉汉在吉隆坡明确,尽管他很愿意和老苏合作,但亚巡重回中国大陆,必须要在中高协的认可下才可以进行。看来这位缅甸人学乖了,只是老苏一下子又回到起点。

  老苏在飞吉隆坡前曾经特意弯到天坛饭店旁小球中心办公室,想把去见奇拉汉的事知会一下高协领导,但“看到张小宁等人实在太忙,我也没有机会提,就去赶飞机了”。

  中高协也没有深究老苏的“越位”,而是强调老苏必须先把自己比赛的赞助商和奖金问题解决,再来谈和亚巡的合作,而且再三放风,和亚巡,日巡合作,应该有中高协领衔。

  其实中高协也曾给老苏“指路”,可以弄欧巡二级赛,欧巡二级也通过各种渠道在放风,今年除了延续去年佛山公开赛的顺势,想在国内办六场二级赛。但欧巡二级的奖金比美巡中国的还要高出近一倍,招商难度相当大,还不如从亚巡那“曲线救国”。

  江湖上曾经有两个判断,有利老苏的。

  一是老苏真的和亚巡谈成什么,中高协未必会也未必敢阻挠,毕竟老苏手里有法律承认的合同;二是如果老苏真的撂挑子,宣布破产,那么,他当时还欠着的两站中锦赛的奖金,还有今年的资格赛的报名费会转嫁到中高协头上而引起社会纷扰。

  如今看来,这两个判断是错误的。

  先说第一个判断:亚巡放软档,老苏也无法硬弄,中高协当然得意,中高协有人这么放话,“老苏不会和高协打官司的,因为老苏在合同的履行内也不是那么无懈可击,除了奖金迟发,当初我们给他的合同前几年管理费豁免期早已过期,但迄今他没交过管理费;还有东铭公司的大股东黄韦翰是否愿意告高协,还是另说的事。”

  第二个判断:如果老苏真想一拍两散来浑的,那么“孙立平及其身后的中体产业分分钟接盘,不就是几十万美金的事吗,中奥乐得就此收拾起职业比赛的山河。从此平定天山。”有位高协官员这么说,我相信有他的道理,孙立平靠的是总局资源,他现在在外招商不少得自於靠总局路子,万一真遇到要接烂滩子的,这个资源也会出手。

  只是老苏之前向高协的“给我一个活路”的诉求何以偃旗息鼓呢?其实说起来也非战之罪。在四月初最较劲的时候,老苏在北京的投资项目遇到了巨大困难。他无暇来处理中锦赛的事。而一旦错过4月17日这个节点,中锦赛和美巡中国赛的相持之势就泻了。

  美巡中国高歌猛进,在中国公开赛之后,又在广州九龙湖继续第二战,孙立平接受记者专访时特别提了一句:“苏宝成其实不容易。”

  有这样的胜利者口吻,意味着孙立平大局底定。美巡中国赛似乎成了“真命天子”。孙立平在退休前这两三年也似乎可以优哉游哉地经营了。

  只是,树欲静而风不止,江湖自有安排。

  在九龙湖先出了个“苏东风波”。

  说起来也是小事,苏宝成之子,也是中国职业好手苏东比赛时在沙砊里捡石子,结果被罚了杆,苏东一结束比赛就到18洞果岭旁贵宾包厢找高协领导要投诉。后来在会所里又说出“我叫我爸的比赛场场和你们撞”。

  苏东此言一出,江湖都叹一声“坑爹”。

  其实人们有所不知。苏东是有资格对孙立平这么说话的。

  苏东和孙立平很熟,倒不仅仅是苏宝成“拥有”中锦赛,更因为“苏家”和“孙家”共同“拥有”过一站中锦赛,兩家连手举办过两年前的鄂尔多斯中锦赛,那一场的合作模式是孙家从政府处把比赛承包下来,然后再分包给苏家。

  当然,苏东后来认罚了,再后来他的国家队队员的身份也模糊了。

  这两年苏东成长得很快,也做了父亲,去年在东风日产杯中国之队击败亚太队之战上,他取得了致胜一分。被视为他个人成长史上的一个分水岭,只是在国内职业赛上,他这么多年来还差一个冠军。

  海口观澜湖首战前,我在会所的日本餐厅里遇到苏东,问起来由,他表现得挺成熟。“很多球员在网上问我怎么办,是否来海口,我想应该劝球员来比赛,这是一个好的比赛机会。对我自己也是。”

  他还提到,美巡中国系列赛也许是中国人拿世界积分的最佳途径,12站比赛,一年下来就能晋世界前150,甚至更前。他说的不无道理,中国高尔夫三十年,这是一个天赐良机。这也说明为什么中国的新生代如胡牧,韩韧,苏东等人那么积极参加美巡中国赛,谁的心中没有一个奥运梦。

  出了苏东事件,已经让孙立平头大,而很快张新军的各种负面新闻更让孙立平和王立伟笑不起来了。

  张新军的故事本来可以成为2014年美巡中国元年最美丽的故事。

  美巡中国系列赛台面上的诉求就是把世界积分带给中国选手,更确切地说,为中国强手打通奥运道路,从这一点上看,美巡中国赛提早完成了任务,因为张新军的给力表现。

  去年底,张新军的世界排名还排在1033位,今年初他在印度尼西亚同一亚洲站得了并列第八,排名升至第872。美巡中国开打,观澜湖站他并列第二,排名升到651;九龙湖第二站他得第八,不在前六,没积分进账;第三站武汉又得了亚军,得3分,排名升至第554。第四站览海,他被取消比赛资格;第五站北京站,他得冠軍,取6分,一下子排名升至第412。半年不到,他排名升了600多位。

  回看中国高尔夫另两位在日巡亚巡征战的梁文冲和吴阿顺,这半年的世界排名分别由109降至178,及133降至179。如果张新军继续这样前进,很有可能影响中国奥运兵团的人选,美巡中国系列赛的影响力会更加重大。

  也正是这个张新军,在今年二二八球员请愿的那个中锦赛博鳌站上取得冠军,又是今年美巡中国赛的第一个本土冠军,这层意义其实挺深远的,只不过现在人们探究的是他在美巡中国赛的种种疑点,美巡中国赛五站下来,从来是场外的比场内的热闹,可怜的王立伟和孙立平,可怜的美巡中国,怎么也讨不了好。如约带来了世界积分,也催生了人们内心深处的恶魔。

  我不禁想,假如当初中高协不是把美巡中国经办权交给孙立平,而是交给最早表现出意向的朝向集团,是否会避免如今的乱局。巡回赛和媒体是否更融洽,甚至老苏的球员抵制风波也不会发生…

  这些都没有答案了。

  只是现在,圈中人有个同感,中高协官员中有一种“恐慌”氛围,有一个说法,现在高协各领导基本不过问其它人的分工,谁的事谁处理,怕事的心理更是吹弹得破,可偏偏各种事层出不穷,而遇到什么事,中高协处理危机的能力又乏善可陈,张新军在北京站夺魁时出了不同的声音,中高协居然以“保护民族选手,宣传民族赛事”为口号来“弹压”,甚至说出了“不要以讹传讹”这种论调,我不明白大多数媒体听了会怎么想,美巡中国赛的大老板美国人又会怎么反应,我只知道空气中有一种“义和团”的吶喊。

  六月债,还得快,今年的中锦赛好不容易静悄悄开场,谁知又出了元天这石破天惊的耳光。我很快在选手微信里读到一位姓赵的江苏选手的豪言壮语:“元天给老外上了一课,我们奖杯可以不要,奖金可以不要,但中国人的颜面不能丢,元天加油!”

  民族选手,民族精神也终于大“闪光”。

  各种希望渐行渐远的无产者职业球员的担忧终于也落在了实处。他们的进账和愤懑从美巡中国赛前五站本土选手的成绩可以证明:

  海口观澜站,48人参赛,19人晋级,八人进前30,仅张新军在前十;

  广州站62人参赛,28人晋级,七人进前30,四人进前十;

  武汉站60人参赛,27人晋级,十二人进前30,五人入前十,包括元天;

  上海览海站,66人参赛,23人晋级,五人进前30,三人入前十;

  北京站,64人参赛,20人晋级。五人进前30。两人进前十。

  解读是:大多数钱被外国人拿走了。

  这一点毫不奇怪,而且相信我,这刚刚是开始。明年,美澳大批选手将涌入美巡中国赛,因为大家都看到了世界积分的希望,对于他们来说,当然不是冲着奥运,而是在这里可以迅速完成积分原始积累,然后打向更高层的比赛,这一点,在美巡拉美系列赛的发展史上得到了验证。

  所以,中国优秀选手的机会也会稍纵即逝,无产者的机会更遥远。而现在,即使被视为中国选手禁区的中锦赛,也被一声耳光声打醒。

  所以,美巡中国赛,赢得了阵地,但失去了天空,只是王立伟,孙立平们还来不及总结这些数据及展望远景,他们正义无反顾地扑在各站的招商之中——首季12站赛事还有七站,每站差不多380万人民币的开价不是小数。

  说起来王立伟和孙立平也算劳苦功高,那天我和别克的人聊天,他们对王立伟孙立平当时在别克办公室“不见老板不回家”的牛皮糖精神既佩服又无奈。之后就有了九龙湖那一站别克公开赛。

  这里插一个佳话,王和孙有一次约马来西亚一大媒体集团总裁谈赞助,对方是重庆人,煮酒论英雄中突然提到重庆的一位高尔夫人:国际体育集团的总裁郑军,没想到郑军是这位总裁失散多年的总角之交。美巡中国成全了这对兄弟的团聚。

  郑军是谁?去年的中国媒体联盟北京春茗上,他是座上客,我当时这么介绍他:“这是中国高尔夫江湖的堂吉诃德,只是他永远不知道大风车在哪。”

  其实大风车就是中高协。

  郑军这十年来办了很多高尔夫赛,日巡和亚巡到中国开码头,他都有份,而且每一站都留下一缕硝烟,褒贬各一。在商言商,不是我所能评判的,但从2010年夏天珠海金湾站起,他连续在国内办了五站“商业”赛事,我均目击的。这五站赛事和亚巡,日巡,中国台北或香港巡回赛都合作过,就是没有和中高协合作过,创立了中国高尔夫赛事的另类纪录。他让人明白,在中国大陆,并不是所有的职业比赛都需要向中高协低头和付买路钱的。中高协这么多年一直想阻止郑军的比赛,但从来没有成功过,原因除了郑军这堂吉诃德的劲,还有一点,就是他占了法理的高地,“我这样办比赛是不违反任何法律的。”

  今年六月初,就在美巡中国览海站张新军的DQ风波闹得不可开交时,郑军在成都又办了一场商业赛。那场也没中高协甚么事,那场比赛根本没主办者,若有的话,就是赞助商,就是钱,其它巡回赛的LOGO都是配角。

  当年为了金湾那站,郑军在中高协办公室据理力争。一度抓住中高协官员的领口,王立伟也在侧,拿他没办法。就是这样的关系,由于美巡中国赛期盼的可能的赞助,郑军和王立伟很快又坐在一起了,在那位重逢的总裁兄弟见证下。这个江湖的整合透着奇怪。当时还有这样的对话:

  王立伟:“你这么和亚巡和日巡联系,只能算一个未经授权的志愿者。”

  郑军:“我先和他们接上头,那你们和他们联系不就更好说话了。”

  王立伟:“这么多年你累不累?”

  郑军:“我也是求财而已。”

  王立伟:“要不,你们下半年也弄一站美巡中国赛。”

  ……

  这样的对话,也可列入中国高尔夫山寨的媒体沙龙的。

  郑军也许不是简单的堂吉诃德,他说出了一个重大的关键词:求财。

  各方神仙在斗争中求财,又在求财中成长。什么高尔夫市场,高尔夫奖金,高尔夫奥运之光,转过去回过来……,似乎都是为了这两个字。

  有人说,中锦赛的丑闻顶掉了美巡中国赛的尴尬,老苏的洋相变成孙立平的斩获,或者,王立伟的步步为营是张小宁的步步惊心。

  就是这样的思路,害了我们这么多年! 直至元天的一声耳光,打醒我们,高尔夫来到中国大陆三十年之际,我们才意识到,竟然浪废了这许多美好的时光。

  (作者简介:王游宇,高尔夫作家,曾为《全体育》,《高尔夫大师》,《体育画报》主笔,首位采访美国大师赛的中国媒体记者,著有《中国高尔夫纸牌屋》,《老虎,不肯低头在草莽》等。)

关于作者: zhaosf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